页面载入中...

香港“贼王”出狱直奔机场 美入境处职员严阵以待

  据介绍,饶宗颐迄今已出版学术著作70多种、学术论文900多篇、文学著作10多部、书画汇集近50部。

  饶老素以“饶荷”驰名,其爱荷、画荷亦大有渊源。其父为他取名“宗颐”,乃是要他师法宋代理学大师周敦颐。众所周知周敦颐一生酷爱荷花,其《爱莲说》堪称古往今来咏荷的第一名篇;而导致“饶荷”的另一原因,则与八大山人的《河上花卷》有关。

  饶宗颐的书法,则在精微与宏大之间寻找灵感,焕发出别样的人生感悟和艺术张力。观其书,既有汉简又有魏碑,既有王羲之、颜真卿之气,亦有苏东坡、米芾之韵,雄健如龙飞凤舞,洒脱似流水行云,集翰墨真功与学者诗人才情于一身,金石之风与灵秀之气溶于血脉。没有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长期浸润、没有对儒释道的毕生修养,绝难达到如此高境界。

  海外学者公认,饶宗颐教授是“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”,称他是“东方鸿儒”、“汉学泰斗”。

  陈平原觉得,性情平和的朱自清在现代作家中才气不是很突出的,可是他一直往前走,步步为营,波澜不惊,坦诚、笃实、勤勉,很让人感动。“有人习惯于急转弯,有人擅长回头看,有人喜欢三级跳,而朱先生始终稳扎稳打,有坚守、有追求、有收获,可以这么说,平常心是朱先生最大的特色。”陈平原认为,朱自清和他那批在立达学园、春晖中学、开明书店共同奋斗过的朋友,如叶圣陶、丰子恺、朱光潜、夏丏尊等,都是低调的理想主义者,“以出世精神,做入世事业”。短期看,并非耀眼的明星,但放长视野,不能不佩服其精神与毅力。

 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在发言中谈到,1929年春季学期,朱先生在清华开了一门课《新文学研究》,还写了中国新文学研究的纲要。根据相关的资料,他上这门课的时候学生非常欢迎的。但是又很难进入当时清华的学术主流,因为在当时的清华、北大讲台上新文学还没有地位,当时国文系课程主要还是古代文学史和语言文献考证,只有短暂历史的新文学没有地位。他还谈到,朱自清特别看好苏曼殊和注重章士钊的小说,甚至要找两者之间的共通点,这个题目放在今天也是很好的现当代文学研究题目。

  据了解,“纪念朱自清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大会暨主题展览”由清华大学人文学院、校史馆、档案馆、图书馆联合承办,是清华大学为纪念朱自清先生诞辰举办的系列活动之一。该系列活动还包括系列学术讲座、清华大学青年作家工作坊、“清华大学朱自清文学奖”的评奖和颁奖以及“纪念朱自清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”等活动。

admin
香港“贼王”出狱直奔机场 美入境处职员严阵以待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